░ ░ ░ ░ ░內有H圖,按進來前要注意身後哦░ ░ ░ ░ ░

 

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R18注意░ ░ ░ ░ ░ ░ ░ ░ ░

 

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R18注意░ ░ ░ ░ ░ ░ ░ ░

 

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R18注意░ ░ ░ ░ ░ ░ ░

 

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R18注意░ ░ ░ ░ ░ ░

 

13938280_923649274445365_1154644738183938377_o

醫生病人1

醫生病人2

醫生病人3

 

還沒進屋,就聽到門內傳來煮菜的聲音和食物的香味,醫生年少已離家生活,久違的家庭氣息讓他心中一暖,他帶著笑意打開家門:「我回來了。」

「歡迎回來。」病人穿著圍裙從廚房出來,眼睛笑得彎彎的:「時間剛剛好,你洗完澡就可以吃了。」

「可是……我比較想吃你。」醫生低下頭攫住他的嘴唇,靈巧的舌頭在他的口腔裡攪動,撩撥起他的舌頭與己共舞。

唇舌纏綿間,驟然變大的滋滋聲打斷了二人。

「啊,我的菜!」病人推開醫生,連忙跑進廚房拯救鍋子上的菜,失去懷裡人的醫生只能灰溜溜的準備洗澡。

在醫生進浴室前,病人拿著鏟子從廚房探出頭來:「忘了說,白色情人節快樂!啾咪~」說完很快又縮了回去。

二人都不注重過節,但這個白色情人節對他們而言別有意義,上星期病人到醫院檢查,證實了腦腫瘤沒有復發的跡象,可以完全放下心頭大石;再加上病人正式搬來同住,兩件喜事剛好合在一起慶祝。

「白色情人節快樂。醫生輕聲回道:「我的愛人。」他看著沙發上的白色紙袋——裡面是他為病人精心挑選的禮物,他一定會喜歡的。

 

病人把最後一道心型牛扒端到桌上,將紅酒放進冰桶,一切都準備好了。

他較擅長煮中式菜,今天弄了一桌子西餐是為了迎合醫生的喜好,為此他還特地請教廚師朋友。雖然中間被醫生打擾了,不過出來的賣相還是挺不錯的,他滿意的點點頭,走到沙發坐下,打算看著電視等醫生出來,卻意外坐到了一個紙袋。

「咦?這不是……」前陣子他有看過這個牌子的錶,只是太貴了,最終沒有買。

禮物貴重與否自然是其次,重要的是對方有在留意自己的喜好。

他按捺不住興奮,打開紙袋,袋中卻不是預期中的錶,而是——一件衣服?!

他把衣服展開,竟是一件粉色的護士服!!

 

醫生與護士,是每個男人都幻想過的情節。

鬼使神差地,他拿著護士服到房間換上了。衣服不算大,還好他骨架偏小,算是勉強塞下了,只是背上的拉鏈一直拉不起來。

裙子的下襬剛好遮到屁股蛋,只要略一抬手,整個臀部就暴露無遺。

他羞紅著臉觀察鏡中的自己——制服誘惑、羞恥PLAY甚麼的還是不適合他玩。

正要脫下來,醫生便圍著浴巾回來了,雙眼發直的看著眼前人。

——這是赤裸裸的誘惑,醫生以為自己看慣了護士服,應該無感,但相同服裝穿在不同人身上,產生了不同的化學效應。

把護士服拿來穿還被發現,病人此時恨不得可以找個地洞鑽。他的眼神左瞟右瞟,好不容易才找了個借口:「我、我去廚房收拾一下……」

醫生哪能讓自己送上門的大禮跑掉,他攔住病人,大手在光滑的背上流連。

「醫生……」每天如是的稱呼,卻因著他身上的服裝而變了味道。

「護士小姐,把我的針筒拿出來……

再遲鈍的人也明白這個暗示,病人紅著臉把醫生的分身掏出,上下擼動著。醫生沒有光是享受病人的服務,經過兩年的相處,他早已把病人身上的敏感點摸清,他並不急著把病人身上的護士服脫掉,而是隔著布料吸吮病人的乳尖,在粉色的衣服上留下濡濕的一片。

他一直覺得粉紅的護士服有點俗氣,但襯著病人羞紅的臉,倒有種人臉桃花相映紅之感。

醫生畢竟是血氣方剛的的青年,此刻只想直搗黃龍,沒想到在自己動作之前,病人先一步蹲了下來,把他的分身含在嘴裡。

一直以來,兩人的性事都是由醫生作主導,偶爾病人也想給醫生一些不同的體驗。

他先是試探般舔著硬起來的物體,然後逐點逐點含進嘴裡。醫生興奮起來的長度不容小覷,病人無法把整根含住,只能盡力吸吮前半端,後半端用手安撫著,發出嘖嘖的淫靡之音。

醫生覺得自己快要棄械投降了,不甘失去主動權的他,生起惡作劇的念頭。

一個東西突地貼上病人的分身,嚇得他差點朝口中之物咬下去,他往上看去,醫生掛著酷酷的笑容看著他。

他的腳尖在病人的分身上捋動著,這種帶點惡質的觸碰卻讓病人漸漸興奮起來,分身的頂端把護士服撐起。

「護士小姐,你這裡藏了甚麼?」醫生以腳尖在分身頂端打轉。

「醫生,你自己來看看……」病人放開口中之物,主動躺上床,撩起裙子下襬,露出微微開合的小穴:「來教我怎麼打針……

從一開始的羞恥,到現在沉溺在這個遊戲之中,不得不說,男人還是性慾的動物。

 

客廳的菜餚已經冷掉了,但房內歡情正熱。

分身不停在小穴中進進出出,每一下都刺得極深,而抽出時幾乎只留下頂端在裡面。激烈的動作使大床吱吱作響,病人此刻已無法再想自己的聲音會不會過大,他隨著醫生的動作放浪地呻吟著。

他快要到頂了,醫生卻抓住他的分身,不讓他太快射出。

醫生……別……」病人幾乎是尖叫出聲。

「等一下……我們一起……」醫生粗喘著氣,病人體內的熾熱讓他留連忘返,他連續抽插了幾十下,都還沒有想射的意圖。

醫…生……」病人憋得有些痛苦,帶著哭腔哀求道,但這種聲音只讓人想加倍地欺負他。

醫生惡意地摩擦病人分身的頂端,前後夾攻的快感讓病人只能嗚咽著說不要。直到病人再也受不了的時候,醫生才把手放開,白濁噴灑而出,散落在病人跟醫生身上。

「我還沒有解放呢……」醫生的聲音低沉而魅惑,病人感受到體內的凶器仍堅挺著,兇狠地攻城掠地,彷彿要把他的內裡全面侵佔。

病人沒有力氣回應他了,想當初他病才剛好的時候,做愛都是一次起兩次止,現在不玩盡興了根本不放開。

就著相連的身體,醫生把病人托起,讓他靠在自己的懷裡,然後狠狠的向上頂著。

這種體位讓體內的凶器進入得更深,病人覺得自己快要被刺穿,卻無處逃開,只能無力地承受他的衝擊。

「這次要一起哦!」醫生把玩病人再度抬頭的分身。

病人胡亂的搖著頭,他已經聽不清醫生在說甚麼。他享受醫生給予他的快感,同時有種被掠奪所有的恐怖感。

在病人覺得自己要被弄壞之前,醫生才低吼著把精華射出,病人體內被熱液所刺激,前方再也把守不住,為身上的粉衣染上點點白濁。

「今天這場手術做得好嗎?護士小姐。」醫生的聲音尤有激烈性愛後的微喘。

病人累得不想說話了,醫生自顧自的說下去:「不好嗎?那就再來多場吧……」

病人感受到體內的「針筒」慢慢地硬起來——

看來,夜,還長得很……

 

翻雲覆雨過後,病人沉沉睡去,那件護士服被淒慘地丟在一旁。

醫生抱著病人溫暖的躺體,享受性愛後的溫存,忽然電話的螢幕亮了起來,他拿起來看了看,是一條短訊。

「醫生,謝謝你今天開車送我哦 ⸜(* ॑꒳ ॑* )⸝

不過,我跟你的袋子好像交換了,

麻煩你明天還我可以嗎?m(_ _)m

醫生想起今天下班的事——他跟護士在電梯口遇到,因為大家都拿了相同手錶品牌的紙袋,就聊了兩句,還順路載她到約會地點,看來是護士下車時匆忙拿錯了。

醫生看著那件沾了大家都知道是甚麼液體的護士服,他以為是病人準備的,還覺得怎麼跟醫院的護士服款式一樣,原來……

——他要怎麼跟護士解釋衣服沒法還她了?

 

 2008080102244049

 

因為情人節寫不完被我強行加上「白色」二字拖到白色情人節來放XD

朋友說篇名叫《醫生與病人》太沒有吸引力,現在夠勁爆了吧(笑)

我覺得改名叫《S醫生與M病人》也可以,

醫生就是在床上使壞的人,至於病人則是任他擺布了~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正義使者 的頭像
正義使者

蹲在角落的配角

正義使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