░ ░ ░ ░ ░內有H圖,按進來前要注意身後哦░ ░ ░ ░ 

 

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R18注意░ ░ ░ ░ ░ ░ ░ ░ 

 

░ 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R18注意░ ░ ░ ░ ░ ░ ░ 

 

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R18注意░ ░ ░ ░ ░ ░ 

 

░ ░ ░ ░ ░ ░R18注意░ ░ ░ ░ ░ 

  

 tumblr_luy1ngSPT01qhfjawo1_r1_500 

醫生與病人1

醫生與病人2

 

隨著「咯咯」的敲門聲響起,一名俏麗的護士探頭進診療室:「醫生,下一位病人到了。」

病人站在護士身後,略顯侷促不安,半年前他因腦腫瘤頻繁進出醫院,半年後的今天,他對雪白的診療間仍存有恐懼。

「坐吧。」醫生把X光片放在燈箱前,頭也不回道。

病人在醫生桌旁的椅子落座,待在醫生身邊減輕了他的緊張感。他伸長脖子跟醫生一起端詳燈箱前的膠片,只看出是腦部剪影。

半晌,醫生點點頭道:「你的康復狀況不錯,腫瘤暫時沒有復發的跡象,接下來還有一年半的觀察期,要定期復診。」

「好的。」這明明該是值得高興的事,但一塊大石重重地壓在心頭,使他的眉頭始終舒展不開。

「還有哪裡不舒服?」醫生留意到病人眉頭緊鎖,關切地問道。

「沒。」病人無意識地把手放在胸前,五指成爪攫著衣服——那是心臟的位置。

這動作出賣了他,病人顯然不是口中所說的沒事。醫生拿起聽診器:「轉身,我聽聽你的心跳。」

病人依言而為,他看不見醫生的動作,卻能感受聽診器落在自己的背上。

心啊,別跳得這麼快——他的內心呼喊著。

為何這麼不公平?只有醫生知道自己的心是如何為他劇烈顫動,而他卻永遠看不透他的情緒。

手術過後半年了,他們維持著情侶的關係,偶然吃個飯、看看戲,但他從未聽他說愛。

有時他認為,彌留期間所見的,只是他的幻覺,太愛他而生的幻覺,醫生只是為了遵守承諾,不得已才繼續跟他一起。

「你在想甚麼?」看病人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,醫生問。

病人的心跳強而有力——既然問題不是出在身體上,那就是出在心靈上。

這半年跟自己一起時,病人常常像這樣失神。

他不是一個合格的情人,不懂甚麼甜言蜜語,不會討他歡心。所以他失望了嗎?

如果把聽診器貼在他的心臟,就可以聽出他的心聲,那有多好?

可惜他手中的器材沒有這樣的功能,而他也沒有窺探人心的超能力,所以他只能把疑問說出。

病人搖搖頭,不敢把想法告知,怕醫生的答案證實他的猜測。

「我們已經錯過了十年⋯⋯」難道還要繼續浪費接下來的十年嗎?醫生的聲音宛如大提琴的低嘆。

病人被他話語中的悲傷觸動,忍不住脫口而出:「你愛我嗎?」

醫生沒有說話,病人的心沉了沉,下一秒醫生卻把他整個人扳了過來,把聽筒掛在他的耳上,另一端貼在自己的胸膛。

「聽見我的心跳嗎?」

病人呆呆的點點頭。怦怦、怦怦、怦怦,醫生的心跳顯然不像他臉上表現般冷靜。

「⋯⋯我的心跳⋯⋯永遠與你同在,如果有一天你的心跳停止,那我⋯⋯」曾經,他聽著他的心跳逐漸微弱,這樣的恐懼,他不能再承受一遍。

病人把他接下來的話語吻住,他們把患得患失的情緒獨自收藏著,為之痛苦。其實解決的方法很簡單,只是他們都在逃避。

醫生漸漸把吻加深,直至病人氣喘連連才放開。他撥開桌上的文件,讓病人坐上去:「那麼,我們繼續剛才的檢查吧⋯⋯」

「啊?」病人呆萌的樣子換來醫生一記輕吻。他把聽筒掛回自己的耳中,另一端伸進病人的衣服中,惡作劇般摩擦著病人的乳珠。

「你哪裡不舒服?這裡?還是這裡?」

「別⋯⋯」病人按著醫生在他胸前作亂的手,在醫院幹這種事,感覺太羞恥了,而且外面還有護士,不曉得會不會被察覺。

醫生無視病人的抗拒,直接把他的衣服撩起來,將另一邊乳珠含在嘴裡輾轉研磨,病人下身漸漸熱了起來,他從沒想過單是逗弄乳珠也可以這麼有感覺。

「醫生⋯⋯我好怪⋯⋯」病人覺得自己連聲音都變了,變得不像自己了。

醫生放開口中的小紅果,一本正經道:「這是正常的,男性的乳頭也是性敏感部位。刺激乳頭的時候,乳頭還會變硬。」

情到濃時,醫生冒出這麼認真的解說,讓他想起了那段放學後的補習時光,醫生表面上不耐煩,卻比老師更用心地為他講解,就是那份認真讓他愛上了他。

他不禁輕笑出聲,醫生察覺到他的不專心,重重噬咬了他的乳珠一下,換來他一聲輕呼;同時手上也不閒著,聽診器宛如靈蛇般鑽到不知甚麼時候半褪的褲子裡,在病人的分身上不斷游戈,涼涼的觸感反而燃起他的熾熱。

「舒服嗎?」

「嗯⋯⋯」作為一個只看過小黃片的純潔青年,這樣的刺激已經讓他受不了,他不滿足於聽診器若有似無的接觸,把手放在分身上自得其樂。

醫生乾脆將聽診器移到一個更隱秘的所在,被冷硬的器具輕刮著,柔軟的小穴隨著他的動作收縮。醫生屏住了呼吸,他開始覺得不是在逗弄病人,是在逗弄他自己。

他拉開抽屜,從裡面拿出了一支針筒。

病人驚呆了——這是開始SM的節奏嗎?

「放心,只是像針管的情趣用品」醫生按出一點潤滑劑塗在針管外壁。

病人更驚呆了——「情趣用品」這四字真的不適合醫生說⋯⋯

病人的表情逗樂了他,故意不等病人反應過來就用針管探進病人的後穴,針管只有一指粗幼,完全不會引起痛感,但突地被異物入侵還是使病人身體猛然一縮。被進入的感覺讓他有點無措,但因為施為者是醫生,又讓他放心將自己交出去。

醫生見病人慢慢適應了,索性丟開針管,二指在小穴中探索著,不時抓撓著內壁。

他的分身幾乎要撐破褲子而出,滿頭大汗也讓人了解到他忍耐得多痛苦,但他還是耐心地找尋可以讓病人得到快感的地方。

忽然,體內的手指擦過一點,病人不禁輕呼一聲,穌麻的感覺沿脊椎升上。

「這是你的直列腺,也就是你敏感點。」醫生再加入一指,在那一點上加強攻擊,另一隻手撫上他的分身:「就算不碰你的性器官,只是觸碰你的直列腺也會射精。」

「⋯⋯」

這是科普的時候嗎?這是科普的時候嗎??!!

病人扯過醫生的頭,以吻封唇:「你還是閉嘴做吧,醫生。」

醫生順從地解開醫生袍,拉下褲鏈,把沒有經過撫慰就高高站立的東西解放出來。

醫生抵上早已蓄勢待發的兇器,緩緩地刺入,熾熱的肉穴包裹讓他失去了冷靜,開始了猛烈的進攻。

「醫生⋯⋯」病人的腳不自覺磨蹭著醫生的身體,這一刻他的腦袋早已是一團亂麻,只能用憑著自然反應表達他的需求。

他想要更深入的接觸,想要他的⋯⋯把他填滿。

醫生像是感應到病人的要求,每次只是淺淺的抽出,然後再狠狠插入,彷彿要頂到最深最深處。每下攻撃,都精準地刺在他的敏感點上。

終於,在一次更深的插入後,病人呻吟著射出,濁液濺在白袍上,醫生也配合絞緊的小穴,把精華深埋在他體內。

 

在莊嚴的醫生桌上,躺著他最愛的人,他緊緊地把他抱住,這一次,他不會再放開了。

 

(完)

 

小番外:

醫生和病人完事後,病人躺在床上等醫生收拾殘局。

剛才醫生拿出情趣用品的抽屜中還有幾個瓶瓶罐罐,為免醫生下次突然拿出更驚世駭俗的物品,病人伸出顫巍巍的手,指著那堆東西,問:「那是甚麼?」

「浣腸用具,之前準備的,沒想到來不及用。」醫生仔細解釋地怎樣浣腸。

「以前看的小黃片好像沒有這個步驟……」

「要知道,糞便會在腸道殘留八小時,如果你不做準備,而我就這樣插進去……」醫生歪頭思考了一下:「就會變成你最愛的巧克力冰棒。」

病人不知道該高興他還記得自己最喜歡的食物,還是傷心他毀了自己最喜歡的食物。

 

2008080102244049  

正義使者:(思索狀)醫生的那根出場時間太短了吧⋯⋯聽診器的出現率還比較高⋯⋯

醫生在背後目露兇光。

正義使者:(冒汗)哈哈,下次、下次會長一點,我第一次寫是我技術不好不是你不行⋯⋯

病人:(淚眼漣漣)你不是說今回給我們名字嗎?

正義使者:咳咳,你這次醫的是心病,也是病人啊⋯⋯(瞄到醫生拿出手術刀)我有點忙,先行一步~拜~(光速逃)

 

第一次認真寫H,愈寫愈覺得醫生跟病人實在有太多可寫的

 

 

2008080102244049

 

接下來別錯過~

☆白色情人節賀文☆《淫蕩醫生與俏護士》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正義使者 的頭像
正義使者

蹲在角落的配角

正義使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