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fjo1221373603    

醫生與病人1按此

 

醫生與病人開始有交集是在高一,那時他幫他治的不是身體,而是功課。

醫生跟大部分高材生一樣,最討厭笨蛋,尤其是一個妨礙他念書的笨蛋。礙於老師吩咐,他不得不每天放學給他補習。

那麼無聊的任務,卻慢慢生出樂趣來,當那個笨蛋眨巴眨巴著眼睛,一臉崇拜看著他說「你好厲害」的時候,一種名為「滿足」的情緒充盈在他心房。

同年紀的男生,不是把自己當競爭對手,就是把自己當作死讀書的書呆子,很少有這麼純粹的讚賞。

「吶,你教得比老師還清楚,以後可以去當老師呢!」

「我才不當老師,我要做醫生!」這是他自幼的夢想。

「那以後就叫你醫生。」病人托著腮,笑容滿臉。

醫生的臉微不可見地紅了,另一種情緒悄悄在心房滋生,連他自己也未能察覺。

 

即使高二、三分了不同班,他們也總是待在一起。

畢業前幾天,病人特地把他叫到天台,臉漲得通紅,囁嚅道:「我……我喜歡你……我怕畢業後沒機會說,所以……」

醫生從沒想過好友對自己抱有這種情感,震驚之下衝口而出道:「說甚麼渾話!你腦子有病怎麼不去治?!」

病人呆了呆,好半天說不出話來。

他是認真的——這個認知首先跳入醫生的腦袋。他曉得自己傷了他,但話一出口已收不回,又拉不下臉來道歉。

「對不起」,病人留下低低的一句,消失在門背後。醫生目送他的背影,默然無語。

 

那天起,病人故意躲著醫生,直至畢業禮結束,醫生也沒能跟病人說上一句。

就這樣邁出校門的話,就真的形同陌路了吧?可是,假若他真的站在面前,自己又準備說甚麼?他也還沒想好。

醫生失魂落魄地離開學校,腦海裡一遍又一遍迴旋著那天天台上的情景,走到車站才想起把車票放了在教室。

當他折返教室,竟發現有人趴在他的桌上,睡得香甜,不是那個躲著他的人又是誰?

醫生蹲下來,替他把落在臉上的髮絲撥好,那張總是帶著笑的嘴唇微微開合,嘴角還有疑似口水的痕跡,顯得有點呆萌,醫生嘴角微掀,在自己的腦袋反應過來前,湊上前,在他唇上落下輕輕一吻。

醫生也被自己的動作驚到了,他輕撫自己的唇,軟軟的觸感彷彿還殘留著。

……自己是愛上他了嗎?

醫生有很多理由可以解釋為甚麼他會有這種錯覺——

他們讀的是男校,在沒有其他選擇的情況下,很容易對同性產生興趣;況且,青春期的男生本來就很容易對身邊親近的朋友有好感;更何況,他才剛被眼前這人告白……

病人動了動,嘴裡發出意義不明的咕噥:「混蛋……餵狗……」

醫生嚇了一跳,然後,可恥的逃了,連遺下的車票都顧不上拿。

怦怦……怦怦……心跳得很快,這是害怕被發現的恐懼,還是……

很久很久以後,直到他們重逢,平靜的心房再次為他而顫動,他才確定——

那是名為「愛」的情緒。

 

2008080102244049  

 

病人:(對手指)為甚麼我還是叫病人⋯⋯

醫生:(惡狠狠地瞪著某使者)他病好了,不准病人病人的叫

正義使者:(⋯⋯現在就開始護妻了)好啦好啦,下集給你們名字啦~(想到的話⋯⋯)

 

P.S 話說,分手總要在雨天,告白總要在天台,睡覺總要被偷香⋯⋯(笑)

 

2008080102244049

 

 

接下來別錯過~

 

醫生病人3

 

☆白色情人節賀文☆《淫蕩醫生與俏護士》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正義使者 的頭像
正義使者

蹲在角落的配角

正義使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