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學校園內。

夏天的太陽很烈,學生們都躲在濃蔭的樹下乘涼。

杜望凝視捧著紅樓夢細讀的蕭子規,想起了徐志摩那一首詩。

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,像一朵水蓮花,不勝涼風的嬌羞。

氣氛很美好,他願意用一輩子留住這一瞬,但現實並不容許。

他打破了沉默:「之前陳教授推薦我去美國留學……」

蕭子規抬頭看他。

「通過了。下月畢業禮後就要走了。」

蕭子規瞠大雙目,好半晌說不出話來。

杜望有點緊張,接下來說的話才是重點。

「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?」杜望的雙手在顫抖:「陳教授說很多美國人想學中文,你可以在那邊當家庭教師。」

蕭子規張了張唇,一聲「好」差點要奪口而出,但母親的臉倏地出現在他眼前。

回鄉找個教席,娶媳婦生個白胖的小子,那是母親的期望,是他不能背叛的期望。

「我……不行。」

「是嗎……」杜望輕嘆。

道一聲珍重,道一聲珍重,

那一聲珍重裡有蜜甜的憂愁,

沙揚娜拉。

 

蕭子規本來要給杜望送行的,但杜望卻突然提早出發,半年後才給他寄了一封信,裡面夾了一張他跟美麗洋妞的合照。

蕭子規氣不過,回了一張請帖。杜望自然不可能來,但蕭子規卻隱隱有些期望。

大婚之日,蕭子規在門前迎賓,好幾次把來賀的賓客認錯是杜望,在他眼裡,每個人都彷彿帶著他的影子。

那夜,他帶著醉意回新房,披著紅蓋頭的新娘坐在床邊。

那將是他相守一生的人呵,他湊上前輕吻著她。

他記起很久以前那個不小心的吻,杜望的唇也像這般軟軟的……他漸漸地加深了這個吻。

親吻間紅蓋頭掉了下來,新娘面色陀紅,含羞答答地看著他。

蕭子規看清了眼前的人,那不是杜望。

他慢慢地平靜下來。

「子規……交杯酒……」新娘聲如蚊吶。

他裝作沒聽到,把帳幔放下,度了一夜春宵。

 

蕭子規不知道的是,杜望那天來了,遠遠的站在樹下。

為了來這一趟,他向美國的教授借了錢,坐了幾天輪船才來到。

就為了再看他一眼。

他有點後悔自己任性的提早離開,本來他們還可以再相處一陣子的。

到美國之後他看了很多,也想了很多,這時代對同性戀並不寬容。

有出櫃的同學被教授借故趕出校,明明如此不公,卻沒有人聲援,大家只以冷眼看待。

他拍拍那同學的肩膀作安慰,還被當成傳染病。

幸好,沒有把子規扯進這淌渾水。

蕭子規被媒婆請進大堂,進門前一刻,鬼使神差般往杜望站的地方看了一眼。

杜望後退一步,把自己藏身在大樹後。

以後再不相見,也許是最好的結局。

枝頭的杜鵑鳥聲啾啾,似在訴說無邊的思念。

 

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——*

 

三生石前,佇立著一個白髮蒼蒼的男人,每當鬼差帶著魂魄經過,他總會探頭張望。

鬼差每回也勸道:「別等了,你怎知他甚麼時候來?」

那男人每次也說:「我等他幾十年了,不差這一時三刻。」

鬼差搖搖頭,領著新勾來的魂魄離開。

又一個魂魄到來。不等他驚呼出聲,那魂魄便掙脫了鬼差的箝制,撲向了他。

在他眼中,他還是當初那個少年,明亮而動人。而他在那一瞬間,也變回了青蔥的少年。

「久等了。」蕭子規埋在杜望懷裡,聲音悶悶的。

「來了就好。」杜望回抱他:「下輩子,我們不要分離。」

 

他們手牽著手,走到奈何橋前。

孟婆照例還是那句:「飲過孟婆湯,前塵往事都忘盡。」說著,給他們一人遞上一碗。

他們對看一眼,把孟婆湯接過。

蕭子規舉起碗,右手繞過杜望的右手,杜望會意一笑,將碗輕輕對碰,當作交杯酒,飲盡。

他們花了數十年把一個人刻在靈魂上,哪怕孟婆湯也沖不掉!

 

在他們攜手跳下轉輪台後,孟婆「哎呀」一聲,身旁鬼差問道:「怎麼了?」

孟婆嘆:「剛給他們的孟婆湯過了期!」

鬼差疑道:「啊?孟婆湯也會過期?」

孟婆俏皮的一眨眼:「怕是沒有效用了。」

 

 

2008080102244049  

 

這是《信》的續篇,關於爺爺以往的故事,拖很久終於放出來了。XD

內文及篇名借用了徐志摩的一首新詩《沙揚娜拉(Sayonara日文再見音譯),

有時說了「再見」,不一定有「再見」的機會,不只是愛情,友情、親情亦然,

這就是人生吧……

不過我不喜歡這麼悲,所以最後給了他們一個再續前緣的機會~

話說,我一直在想,如果手牽手投胎去,是不是會變成雙胞胎?(笑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正義使者 的頭像
正義使者

蹲在角落的配角

正義使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